【瑞金】流星物语

配合 @びん 瓶老师的插画,给大家带来一个并不怎么好看的童话故事。

点我看老师超好看滴配图


推荐配乐:月光食堂

其他作品:作品归档


以下正文:


1.


“好久不见啊,格瑞!”

“………把灯塔的亮度调低点,一光年外我就看到了。”

“嘿嘿嘿,这不是为了让你能找到我嘛!”

“………”

“你快点过来吧,我记得刚好还剩一些茶叶,我们能煮茶喝!”

“金。”

“嗯?”

流浪的旅人犹豫了好久,轻轻说道:


“………好久不见。”


2.


格瑞是一个宇宙的旅行者,他归无居所,没有家乡也没有目的地,活在一颗又一颗的星星之间,坐着快要报废了的飞船寻找适合静静睡去的最后一片净土。

没有故土的流浪汉,格瑞对此并没有感到悲伤,只是会偶尔回忆起在平和的记忆深处,有关母亲和父亲的拥抱,还有那杯睡前的热牛奶——那就是他对家最后的追忆了,模糊不清,泛着淡淡的油灯光。

或许格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在寻找那份相同的感情,所以他怎么都融入不了路过的每个星星,只能当个过客住上几天,补充完飞船能量后再度启程。


直到——直到有一颗星星撞上了他的飞船。


3.


“这次不是来个大冲击真是太好了。”

在水壶前忙进忙出的金发少年感叹着。他脱下那副保养得当的手套,利索地把所剩无几的茶叶倒进杯子里,又注入咕噜咕噜煮开的水,动作夸张得像是一处表演。

而唯一的观众也确实一言不发却目不转睛的观看了全程。

“你上次撞出来的洞我到现在都没填满,上上次的还缺了三分之一的石头。”

冒着热气的茶杯放在桌上,油灯昏暗的光下,茶水表面一阵鳞波。

格瑞没有端起杯子,而坐在对面的少年也没有,他们不约而同的低头看了会袅袅白烟,又一齐抬头。

“但是不管怎么样,能再见到你我真是太开心了。”比天空更蓝的双眼微微眯起,灯火在其中摇曳,“这次你又旅行了多少个星球?又看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


“快讲讲吧,格瑞,我可期待了。”

这颗孤独的星球如是说道。


4.


一颗会主动撞上飞船来的星星。

格瑞一边在飞船里摔得七荤八素的,一边事不关己般感叹起这真是前所未闻。等他以别扭的姿势从驾驶舱里爬出来时,这才看清这个星球的真面目——尘土飞杨的荒凉之地,看不到绿色的植被,也看不到蓝色的天空。

这大概是一颗死星。

格瑞叹了口气,他的流浪运时好时坏,因为没有明确目标,对于随机着陆于什么星球,他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可是……他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服,扭头看向明显摔掉了几颗螺丝的飞船,不禁陷入沉思。

他确实在寻找适合自己的归宿,但他也能确定,一颗死亡了的星球并不是个好选择。

这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他从飞船外罩的反光玻璃上,看到了越来越明显的光点,格瑞当机立断的扭头——那是悠悠靠近的灯火。


金发的少年提着油灯,站在不远处,清脆的声音穿透扬尘。

“你撞痛我了!”

这是格瑞听到的来自这颗星星的第一句话。


5.


“就几颗。”

“都是什么样的?”

“就那样。”格瑞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最终还是无视了茶水的热度,轻轻抿了一口,“蓝色的天、绿色的树……和其他星球一样。”

“不一样!”

比旅行者喊得还要肯定的,是从未踏出这个星球一步的金。他把桌子拍得巨响,好像是打心底里的不认同,那双蓝色眼睛瞪得又大又圆,格瑞甚至都能从其中看到自己略微惊讶的表情。

“最起码这颗星球就没有啊!蓝色的天空绿色的树,集市里的小摊,公园里的秋千,会飞的白鸽,跑来跑去的小狗!还有…还有……”

他扳着手指一一数过来,逐渐变成了什么需要绞尽脑汁的举例造句,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一拍大腿做起总结。

“反正!总比这颗只有灯塔和沙子的星星有趣多了!”

格瑞的所见所闻都是金无法亲身体会的,他只从前人留下的书本和姐姐的口述里听到过,所以那些被责任感压抑着的好奇心不断积累,直到格瑞——一个银河的旅游者的到来,它们就突然膨胀起来,让金抑制不住的想要去多听听。


一滴雨水,一颗绿草。

格瑞嘴里最平淡无奇的东西,让金的眼中星光闪耀。

“下次再多看看吧,格瑞,我还想知道更多……如果你还能来这颗星星上的话,请务必多留意一下身边有趣的事!”

茶杯空了,意犹未尽的喜悦也随之结束。

金挠了挠头,像是刻意伪装自己内心的留恋,抬起脑袋朝格瑞微笑,笑得满足不已。格瑞知道,这代表片刻的休息结束了,是时候再度启程——独自一人去迷失在银河之间。


“要不要一起走?”

这个邀请被格瑞咽回肚子里,他把杯子放下,看向自己破破烂烂的皮手套,组织着语言打算同金告别。

殊不知那副模样就像是个不愿离家漂泊的孩子。

金看透了格瑞的犹豫,却没有办法回应对方,只能嘿嘿一笑,把格瑞头顶的那副护目镜扯下来,戴到对方的眼睛上。


“你该出发了!记得别让我等太久啊!”


6.


格瑞一开始以为金是这个星球的映射体——古老的星球总有它自己的神秘,有的是高超的技术,有的则是魔法,而像这种“拥有映射体”的星球格瑞也不是没有去到过。

而在格瑞的印象里,这类星球普遍都充满了住民,他们用信仰和信念堆积起来的映射体就如同神灵一样,拥有巨大的力量。这次的撞击无论怎么看,都足以构成对“神灵”的一种冲犯。

格瑞面不改色的慌张起来。

这颗星星的少年不慌不忙的走近格瑞,蹭着格瑞僵硬的肩膀,直直探向飞船着陆的巨坑。

“我的天呐,这个坑可真大!……接下来半个月估计是有活干了。”

少年嘀咕着,又自说自话地伸手去触摸飞船,像是看什么新奇的东西,动作里满是小心翼翼。

“嘿!这是你的飞船?”

格瑞愣了愣,连忙转身想要向这个少年道歉,却被对方过分灿烂的笑容给怔得忘记了话语。

“它看上去似乎掉了些零件……我想灯塔里的仓库里应该有可以替换的东西,你需要吗?”

“……灯塔?”

少年眨眨眼,伸出没提灯的那只手,指向远处。层层叠叠的沙尘后,是微微闪耀的一个星点——格瑞一开始还以为那是颗启明星。


“那里是这星球上唯一的建筑物,也是我工作的地方。”

“我是这颗星球上最后的、唯一的守塔人!”


名叫金的守塔人提着油灯,朝格瑞微笑。自豪的语气里不着痕迹的掺进丝丝寂寞,听上去,就像是一个无可奈何的故事。


7.


格瑞换好新的皮革手套,干脆利索地坐进驾驶舱。他透过护目镜,再透过玻璃,看向飞船外的金。隔音效果良好的太空材质成功把对方的大呼小叫和告别声阻挡在外,只留下手舞足蹈的可笑模样——格瑞笑了,因为他知道金看不到,就偷偷的笑了笑,再把脸板正。

然后摆出无奈的表情,重新打开仓罩。

“别再跳了。”语气干巴巴的,比尘土飞杨的大地还干,“起飞的时候会有很大的作用力,你会再摔一次的。”

就像格瑞第一次坠落(冲击)在这颗星球上时,金因为大地的震动而撞在了岩石上。

“唔……没事!我可耐撞了,上次从灯塔的楼梯上滚下来都没什么事,嘿嘿嘿……”

面对能若无其事说出这种反驳的金,格瑞一愣,最终也不晓得该怎么说他,只能叹口气。

“除了灯油、书和布料,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格瑞的视线不可控制的扫过对方破破烂烂的皮手套,落在那双蔚蓝色的眸子上。金似乎也没想到别的什么必需品,于是他嗯了老半天,最终摇摇头,说了句足够了。

“比起那些,我更想再多听格瑞说说其他星球的故事!”

“………”

明明自己说得都千篇一律、枯燥乏味,为什么金就这么喜欢听呢?格瑞百思不得其解,却也不好意思拒绝,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或许可以去找几本故事书看看,然后讲给他听?

“我才不要现成的故事。”金像是看透了格瑞的想法,一个冲步撑上仓口边缘,把脑袋凑到旅行者的面前,“格瑞你不是说了吗,你想找个星球定居下来,那你总要学会去分辨自己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东西啊。那些星球里总有你觉得有趣的地方和不适合居住的理由吧,你可以慢慢看、慢慢找。”

“然后等哪一天找累了,又或者是找到了,再来这里找我聊聊天的嘛。“


“反正我就在这里,哪都不会去的!灯塔的灯也不会灭。”

我想听你的故事啊,格瑞。


8.


金没有离开过这颗星球,即使他知道他坐在灯塔顶端,能守护的只有满目狼藉和孤独,他依旧选择了留在这里。

那是他的姐姐秋留下的一切。

或许在几千几万年前这里也曾富庶过——地表被植物覆盖,住民三三两两结伴居住,流淌着的河水里有会游动的生物——但是到了金和秋这一辈,留给他们的就只剩下一颗即将死去的星星。

它的寿命正在逐渐走向尽头,虽然还未燃烧殆尽,却也已经岌岌可危。失去能量的星星再也没有控制力,它就像流星一样迷失自我在宇宙里,东冲西撞。

放弃可能是一个好选择,可是遗传进骨子里的执着和倔强让姐弟两人都没有踏上不归的道路——他们一个为了寻找改变星球命运的方法而踏上旅途,另一个则担任起了星球的守护者掌控灯塔。

金需要保证塔顶的火光不灭,因为那是姐姐能回来的唯一凭证。

不过,在漫长的等待里,金也曾怀疑过是否秋只是自己幻想的一部分,又或者这只是一场没有结果的空想——好在那时,另一个人出现了。

格瑞的到来实在是人生中的一个惊喜。金已经很久没有和人聊天了——如果不是每天的自言自语,金甚至都觉得自己即将忘却言语,就连自己的想法都无法再好好和别人表达。所以他第一次遇见格瑞的时候,简直是迫不及待的拽着对方走向灯塔,坐下来说个不停。

格瑞的寡言少语也能算是另一个惊喜。

金可能起初渴望的是一个倾听者,于是他叨叨絮絮地把这个星球的、姐姐的、自己的故事一股脑儿全讲给了格瑞听,说得随性自然。出乎意料的,格瑞虽然不会加入话题,却听得认真——这能从那双堇色的眼睛里看出来,因为认真的眼睛金不是没有看到过。

随之开始,金默默意识到格瑞有着和外表不太一样的温柔。就好像是发现了一颗新的星星,那种喜悦充斥起守塔人的心,让他开始不再一味的倾倒自己,而是逐渐想要去剖开旅行人的外壳,寻找那些深处的东西。

那是自由的灵魂,是穿梭在银河之间,无牵无绊的流星,带着耀眼的光芒,吸引了沉寂在胸膛里多年的孤独的心脏。

金想,他当然不会忘记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留在这颗星星上,可是现在如果让他再次选择,可能——只是可能,他会犹豫那么片刻,再做决定。


不一起来吗?

金不是没看懂格瑞无声的邀请,可是他苦笑着避开了回答,生怕自己会真的一时冲动答应下来。这颗星星是金的星星,是他的故乡,无法割舍的身体的一部分。

还要等秋的回来,还能等待格瑞的再度拜访,责任感和期待足够支持守塔人坚定信念,所以金眯起眼睛,目送飞船离开,挥手朝格瑞告别。

真的要谢谢格瑞了啊……

从他身上重新获得的信心就像是新鲜的热血,让金再次振作精神,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和理由。


“下次……会是什么样的故事呢?”

金抿嘴笑起来,抬头看向璀璨的星空。


我好期待啊,格瑞。


9.


格瑞不需操纵飞船,选择自由飞行模式后旅行者解放了双手,好让他靠坐在位置上枕着手臂对宇宙思索。

喜欢的星球?

他闭上眼睛,回忆起以前抵达过的每个星球——被水淹没的,高大丛林的,发达科技的,淳朴神秘的,如金所说的那样每个都有细微的不同,却都没有成为格瑞停留的归宿。

其实格瑞自己都觉得很无奈,他的要求不高,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要求,但就是找不到合适自己的地方。住都不成问题,可是无论住多久,他都不会对星球产生归属感,这让格瑞头疼不已。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格瑞的脑海里浮现各种景色。有的是落日余晖,有的是绿色丛林,奔腾不息的河流抑或是冻结已久的冰山。可是,最后的最后,那些景色都归进了扬尘黄土里,化作璀璨的蔚蓝色,星星点点的灯火。

他睁开眼,看向飞船外的宇宙,去看那根本看不见的灯塔的火光,叹了口气。

还是想下次给金带点什么回去吧……格瑞皱起眉,低下头,喃喃道。


“………回去?……”


10.


孤独的流星和孤独的流星,在银河的尽头,轻轻碰撞在了一起。


【END】


瓶老师滴画真的好好看啊……那个意境,太难用文字表达了……

2018-03-30瑞金格瑞
评论-15 热度-916

评论(15)

热度(916)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