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十八岁和十六岁

十八岁和十六岁

ABO向瑞金 清水

注意:人物有一定ooc


前一章:十六岁和十四岁
其他作品:归档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从十四岁长到十六岁,或许还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当十六岁变成十八岁时,这就意味着一个人的成年。

格瑞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先他一步长大一岁的金兴奋的端来了蛋糕——不大,只有四寸,厚得过分的奶油有些变形,但是这不妨碍格瑞和金的好心情。

蛋糕上只有几颗草莓,格瑞看着金把草莓全放到了靠他这边。

“你的呢。”

格瑞明知故问,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着脑袋回答道。

“做蛋糕的时候没忍住,就先吃掉了……比起这个,格瑞!快点把打火机拿出来吧,蜡烛点好了就能许愿了!”

金仍像是个孩子,他期待着生日应该有的一切,或许格瑞不在乎,可是金还是希望他能在这一天、这一刻开心。

“虽然姐姐要加班,但是格瑞,你有我,有蛋糕,有愿望能实现,这个生日很圆满啊!”

格瑞看着金自说自话地笑起来,扳着手指数过,低头哼笑一下。打火机一直都是由秋和格瑞负责管理的,金总是冒失,这不得不让秋把危险的东西都收起来交给靠谱的格瑞看管。

打火机的火光微弱,外焰碰到蜡烛线的瞬间发出嘶的声响。

金跑去关掉了房间的灯,有些跌跌撞撞地趴回到小茶几边上,他的嘴里哼着不成调的祝你生日快乐。格瑞的表情在火光下变得柔和起来,金忍不住盯着看,看得格瑞耳朵发烫。

“许个愿吧,格瑞。”

整个房间里唯一的光源就是轻颤的火苗,格瑞从金的眼睛里看到了它,光的反射饱含少年的笑意,大概是最美好的祝福。

格瑞深呼吸,他闭上眼,却依旧能感受到光的存在,就在自己的面前,就坐在自己的对面。

希望,金能幸福。

希望,金能快乐。

希望…………是他让金能幸福快乐。

感谢昏暗的火光,可以模糊格瑞脸上的红晕,他认真的吹灭了蜡烛,听着金为他鼓掌、随后缓缓睁开眼。

那双蓝眼睛看得格瑞心跳加速。

刚刚成年的Alpha,终于认清了自己的恋心。



蛋糕被分食进了两人的肚子里。格瑞破天荒的吃了很多,奶油不是很甜,金为了顾及格瑞在蛋糕里少加了糖——他为此特意问了秋和凯莉,得到了对方的帮助和揶揄的眼神(虽然金没看懂)。

大颗甜美的草莓被格瑞咬掉一半,咽下这口酸甜的果实,格瑞注意到了金的目光。

“………”

叉子把剩下的半颗送到了金的嘴边。

“不……不用啦格瑞,你吃吧!”

“………”

金嘟起嘴来,格瑞的紫眼睛里满是无奈。

我可不是小孩子了!

金嘴上这么抱怨着,却还是选择叼住格瑞的勺子,咀嚼起凉凉的草莓果肉。

“对了,格瑞,你许了什么愿望?说不定我能帮你实现!”

“………”

格瑞想了想,说道。

“明天你能不要赖床,我们一起去图书馆温书。”

“什么!你居然把生日愿望用在这么随便的事情上吗?!”

“金,我记得寒假后第一个礼拜就有摸底考。”

“…唔……”

“我不想伪装秋姐的签名。”

“………好吧………”

格瑞不再看可怜巴巴情绪低落的金,他用那根喂过金的叉子叉起一块奶油,送进自己的嘴里。

今天的金,依旧像孩子一样,让格瑞无奈得只能摇头。



天气太冷了,金抱怨过为什么他和格瑞的生日会是在冬天,可是转念一想,正因为是冬天,他才有理由黏在格瑞的身边而不被推走。

隔着厚实的外套,他们肩膀蹭着手臂,近到几乎能贴在一起,却又有些空隙的距离。

“格瑞你不冷吗?”

金扫了眼格瑞空荡荡的脖颈处,寒风吹过,看得金下意识缩紧脖子把脸埋到围巾里。

“还好。”

“……不行,我看着都觉得冷……”金搓搓手,眼珠子一转,笑起来,“有了!欸,格瑞,你稍微弯下来点。”

格瑞照做,金三下五除二,解下一圈围巾,勾到格瑞的脖子上。围巾是嫩黄色的,很长,是秋几年前的作品,为了让秋和金能一起围,她故意织得又厚又长。

“这可是家人式围巾。”

现在金和格瑞一起围着它。

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却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害羞。大概是因为他和格瑞在用家人才会用的围巾?金不明白,却又暗喜现状,在围巾里差点傻笑出声,只好把脑袋埋得再深一点,不让格瑞看到自己的蠢脸。

格瑞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上面有着金的余温,柔软贴到了格瑞的唇上,呼吸间金的味道让他有些紧张,格瑞只好抬着头去看马路边的护栏,看着它们慢慢后退。

“我和姐姐以前就是这么围的,怎么样,暖和吧!”

“嗯。”

格瑞又扯了扯,努力挡住自己的嘴角。

“靠近点,我不想被你勒死。”

格瑞的右手直接抓住金的左手臂往自己身边带。

金踉跄了小半步,格瑞松手,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变成了零。

走到图书馆的距离有些远,一路上两人靠着,每一步都能让外套摩擦出声。脚步因为围巾的牵制而慢慢一致,两个人走着,走成了一对。

“格瑞,你今年高三了,是不是要选大学啦?”

“嗯。”

“有想好要去哪个吗?”

“还没。”格瑞抿嘴,他的父母希望他能出国在他们身边读书,可是格瑞不太愿意,“到时候再说。”

“哦……反正以格瑞的成绩大学什么的随便考考……啊,真希望我也能当个学霸啊!”

格瑞同金一起踏上图书馆大门口的台阶。

“那你努力吧。”

他们推开玻璃门。

图书馆里几乎没有生气——寒冷的冬天让游手好闲的人选择家,图书馆肃静的氛围让读书者压低嗓音说话。金只是想喊格瑞的名字,就被管理员一记眼刀给吓得把话头压回嘴里。

金只好脱掉手套,扯扯两人之间微绷着的围巾。

格瑞看了过来。

金挪了半步,踮起脚凑到格瑞的耳边。

“那里怎么样?”

指的是长木桌,靠窗的两个位子都是空着的。

金的吐息喷在格瑞冻得有些麻木的耳骨上,酥酥痒痒的。格瑞闭眼忍过这阵心悸,点点头。

两个人坐下,解开围巾,脱掉了外套,又脱掉了手套。他们从包里拿出书和笔记本,格瑞的目的其实很明确——他的寒假作业早就写完了,可是金的却一字未动。

“先从数学开始吧。”

格瑞自己掏出一本古文翻译默默看了起来,不顾身旁的金抓耳挠腮。像是耍脾气一样的唔啊声渐渐停息,翻开书页的声音、笔尖划过纸面的声音还有时不时橡皮摩擦的声音传入格瑞的耳朵中。

金从来就不笨,只是玩心大了些,一旦他认真对待手上的事,格瑞差不多就能不去管他了。

图书馆的窗户大概是为了通风,关的不是很紧,格瑞的水笔在指间转了两圈,最后又被牢牢捏住放下。

拿起围巾的动作虽然有些迟疑,但是最终,格瑞还是先绕上了金的脖子,随后在对方惊讶的抬头中缠上了自己的。

“有冷风。”格瑞解释道,低头重新看起书来,“你继续计算。”

“……哦……”

金把视线转移回草稿本上,可是笔尖却怎么都挪不动。金小心翼翼的呼吸,他的这一段大概是格瑞围过的部分,有很淡很淡的薄荷味,凉的,却让他呼吸困难。

金低着脑袋,草草在本子上画两笔,又偷偷瞄上格瑞的手。

就是这只托着书脊的手为自己绕上了围巾,指尖触过金的脖子,留下微凉的温度。

金的心脏受不了刚才回想,咚、咚,每一声都响在他自己耳边,搞得他用铅笔在本子的角落下意识写出格瑞的名字,又飞速涂掉。

金知道,格瑞是Aphla。

金也知道,格瑞在女生和Omega之间很有名气。

可是这份温柔,金希望是独属于自己的。

金在围巾下咬住嘴唇。
不知名的感情像是漩涡,搅动着他的五脏六腑,觉得自己自私,又觉得理所应当。

金从来就没有在乎过分化,即使他在开学后就要面临体检。可是这一刻,金忽然迫切的希望自己能是个Omega。

这样的话,是不是格瑞就能对我温柔一辈子了?

铅笔芯咔哒一声,在白色的纸上留下黑印。

“金?”

“…………格瑞。”

金把本子往格瑞面前一推,低着头问。

“可不可以答应我,帮我讲题?”

“?”格瑞有些疑惑,但还是嗯了一声。

“不会烦我?”

“不会。”

“还有………”

“?”

金抿嘴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低着头,支支吾吾的把他的私心说了出来。

“别帮其他人讲题,就像帮我这样的,可以吗?”

格瑞愣住了。

“嗯。”



距离开学体检,还有两个礼拜。


【TBC】


 @仙女棒棒 可乐点的图书馆,我写进了ABO日常里,希望你喜欢


我突然想通了这文的名字应该叫好想急死你hhhhhhhh

2017-09-04瑞金格瑞
评论-60 热度-949

评论(60)

热度(949)

©小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