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金】恶魔和他的新娘②

魔法师の嫁+ 妖精伯爵 的欧洲古代魔法pa



前一章:初始的相遇


其他作品:作品列表

关爱写手从评论写起

以下正文:


②松饼、祝福以及新的家人。



不得不承认,当大脑接收了过多信息的时候,它会选择停止思考。
金的脑子就决定这么做了。

他被格瑞就这样抱着,路过了波光粼粼的湖面又走过一条被树木簇拥着的小路。抱着他的手臂结实,几乎每一步都走得平稳,安心感的平息之后就是疲惫感的上涌,或许孩子不会感觉累,可是金第一次觉得他累透了——这是不得不成长的伴随品。

先前的浅眠只能满足身体的需求,而心理的疲惫让他只是觉得难受,却又无计可施。

或许哭一场能解决,可是金眨了眨眼,他的眼睛干涩得什么都流不出来。

“……格瑞先生……我们要去哪?”

“我的住所。”声音从金的耳边响起,胸腔的共鸣和体温一起传达到金的身体上,格瑞又托了托金的身体,“你不需要叫我先生。”

“那…就格瑞?”

“嗯。”

意外的是个好相处的人。
金暗暗想到,本来拘谨的态度开始缓和,他提起精神开始试图搭话。

“格瑞,这里是哪里?”

“忘却之森。”

“啊?”金发誓,他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更不知道这个森林在什么地方,“那……就你一个人住?我是说,你有没有什么邻居之类的……”

“没有。”

格瑞的回复不紧不慢,就像他的步伐一样,有种漫不经心的感觉。或许其他人会觉得尴尬,但是金不会,他是个心思细腻的孩子,有问必答的三言两语之间他就能得出格瑞是个温柔的人的结论。

“啊……那会不会无聊啊,只有一个人的话……”

格瑞的步子一顿。

“不会……现在,是两个人了。”

金诶了一声,顺着格瑞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他们面前的木屋——这大概是金看到过的最气派的房子了,最起码在他的村子里从没有过这么好看的屋子。

原木搭建的两层结构,屋檐用的是红色的瓦,门框和外墙上攀着绿色的爬山虎,金敢用他的视力打赌,他看到了屋子侧边还有一个小花园。

【■ ■ ■】

金没有听清格瑞说了什么,可是那阵风确确实实的吹过他的脸庞,随后推开了看上去厚重无比的门。

“哇!这是魔法吗?!”

格瑞点点头,金激动的想要问得更详细些,他攀上格瑞的肩膀,手指穿过格瑞的碎发去搂住对方的脖子,像是寻求帮助的幼崽,装满好奇心的蓝色眼睛近乎凑到了格瑞的脸边。

“格瑞,这是怎么做到的?我也能学会吗?”

格瑞抿嘴,思索着该如何回答,等答案已经到了嘴边,却又被金的“声音”给打断了。

咕噜——

“啊………”

金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追问的话说到一半没了后文,脸倒是腾的一下子完全红起来。格瑞侧目看着他嘿嘿嘿的傻笑几下,于是闭眼无奈的说道。

“先吃点什么吧,这些话之后也可以说。”

格瑞再次抬起步子往前走。当他们进入了房间,那门就像是有意识的一样自动关上了。

屋内一如屋外的风格,多是木头结构,空间很大家具却很少,单人的沙发边上堆满书籍,而餐桌上空无一物。

看得出来,这个屋子的主人没什么特别的兴趣,就连屋内的空气都透露出些许的宁静冷清。

格瑞刚把金放到沙发上,一个有些揶揄的女声就从金的头顶传来,伴随着的还有一双洁白细腻的手,直接搭到了金的肩膀上。

“诶哟,黑羊角,没看出来啊,你居然已经寂寞到要去诱拐小孩了?”

黑色的发丝滑落到金的两旁,顺着头发看过去,正巧是一双蓝色的眼睛。

“长得还挺可爱的嘛,眼光不错。”

“凯莉,给你三秒,从我的房子里滚出去。”

格瑞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直接甩开了对方的手,随后在对方的嗤笑声里下达了命令,可惜,对方丝毫没有害怕,也没有要服从的意思,只是转了个身绕到了金的身侧。

“嘿,这么紧张干嘛,我又不打算吃了他。”

金有点无措,他先是看了看格瑞,又扫了眼身边的黑发女子,最后还是决定询问比较熟悉的格瑞。

“格瑞,你不是说你家只有一个人吗?“

“她不是人。”格瑞的紫色眼睛里多了点无奈,“皮克希,一种喜欢恶作剧的精灵。我去为你准备吃的,乖乖等着,你不需要理睬她。”

忽视了凯莉气呼呼的嘿,格瑞转身离开,而凯莉则是背着格瑞做了个俏皮又可爱的鬼脸。格瑞看不见,可是金却可以,他没忍住,于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小子很懂嘛~”

凯莉又把视线挪回了金身上,皮克希喜欢有趣的东西,显然格瑞在她的眼里早就无趣透顶了,而这个突如其来的男孩会带给她更多乐子。

“我是凯莉,全世界第一美丽的皮克希,你可以叫我凯莉小姐。”

“我是金!呃……是,是格瑞的……”

金突然卡了壳。

弟子?妻子?
这明显不是一个好自我介绍,金开始绞尽脑汁的思考个恰当的定位。这头的孩子还在抓耳挠腮,那头的凯莉倒是嘴角噙笑注视着金的头顶,漫不经心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是我的新娘。”

格瑞端着盘子走回屋子里,金闻到了奶香味,等盘子放到了他的大腿上他才看清那是热腾腾的松饼,可是金来不及感叹食物的精美,就被格瑞的回答和凯莉的爆笑吓了一跳。

“你说新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羊角你该不会是真的寂寞疯了吧,诱拐孩子当新娘……这还是个男孩子啊,啧啧啧,没想到你居然好这一口。”

“闭嘴,凯莉,你怎么还没走。”

“你说走我就走,这不是显得我很没面子?”

金低头眨眼睛,最后还是抵不过饥肠辘辘,用餐盘上放着的刀叉划开刚烤好的松饼,叉起一小块送入口中。

“唔!”

实在是太好吃了。金可以用自己的舌头保证这块松饼是他吃到过的有史以来最美味的食物,现烤的热度和松软香甜的口感,再加上上面浇着的枫糖浆,简直是一种享受。

金饿太久了,他甚至都已经快忘记了自己被关在仓库里近一个礼拜没好好吃饭,在此刻他不自觉的开始狼吞虎咽。或许动作说不上优美,甚至可以说是毫无餐桌礼仪,但在凯莉和格瑞眼里那就像是小仓鼠进食一样可爱。

“吃慢些,会噎住的。”

格瑞拿过桌子上的水壶,倒出来的水半温,随后递到金的面前。

“这真是太好吃了!”

金说了声谢谢,端过杯子咕咚咕咚喝了大半,随后长叹一口气,笑得很是满足的样子。

凯莉看得噗嗤一声笑起来。

“没想到是这种小动物系啊,格瑞,品味不错嘛~”

格瑞没有搭理凯莉,他半蹲下来,用纸巾摩擦过金的嘴角带走了碎屑,随后收拾起金腿上的盘子。他把盘子拿到一边,用手轻轻托起金的脚,认真的端详起来。

金看到自己的脚的时候都吓了一跳——这不能怪他心大,他没有丝毫的疼痛感,这大概是多亏了格瑞的魔法。可是等他亲眼看见了脚背上那些烧痕,记忆里的炙热感再度席卷而来,吓得金一个瑟缩,连忙把脚收回了沙发。

等金不自觉的做完这些动作后,他才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的去看格瑞。对方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只是起身转头对凯莉说:“我需要一些草药。”

“哼,也就这个时候语气好听点。”

凯莉双手抱胸,瞥了眼金,装作无奈状。

“好吧好吧,看在是你的新娘的份上,我就帮你一把咯……”

凯莉咬着新娘两个重音,说罢耸耸肩两手一摊,嘴上挂着揶揄的笑容,在金的眨眼间消失在了房间里。

很好,这下真的就只有两个人了。

“那个,格瑞。”金咽了口口水,说得有些犹豫,“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还在几个小时前,他正被村民们绑在十字架上,被称作为魔女。可现在,他吃饱喝足正坐在格瑞的沙发上,被称作为新娘。

这可真是太奇幻了。

格瑞眨了眨眼,金看到他的紫色眼睛里闪烁过什么,但是太快了,金什么都没抓住,就听见了格瑞淡然的声音。

“你要被烧死了,而我救了你。”

自称魔法师的银发青年伸出手,手指撩拨开金的刘海,在他光洁的额头上描绘了一个金不认识的字符。

“你有资质当魔法师,所以我把你带回来,当我的弟子。”

“那……妻子?新娘?那是什么意思?”

格瑞眨眨眼。

“魔法普遍不外传,这需要家族式的继承。”

没有血缘的他们只能依靠这层关系成为家人。

金哑然,但是又突然觉得自己能够接受了。毕竟格瑞是他的救命恩人,同时也是个好人(目前看来),虽然一时半会他还没法接受自己多了一个丈夫,但是……

“家人啊……”

金想着想着,笑了起来。

“格瑞。”金伸出双手,朝面前的新家人表现出亲昵,“先来一个拥抱吧。”

“家人的证明,我姐姐说的。”

格瑞一愣,随后有些迟疑的半蹲下来,立即被金搂住了脖子。
半晌,他缓慢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也回拥住金的肩膀。


呼吸交错,那是人体的温度和逐渐同步的心跳。


窗外,一片夕阳余晖。





【TBC】

皮克希:是一种喜欢捉弄人的小妖精,这里的设定是喜欢甜食居无定所,凯莉只是借住在格瑞家的阁楼里,不过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晃悠,所以本质上还是个不请自来的客人

后一章:晚安,好梦




随便设定了一下,发现世界观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就完整了……
没错这是个全员向,cp瑞金only的长篇故事!
我写到哪里算哪里吧

依旧是笛流日常向,互相救赎互相治愈的故事,不会很精彩,但是大概会温馨?

如果你们能喜欢,那就最好啦w

2017-10-17格瑞瑞金
评论-36 热度-1597

评论(36)

热度(1597)

©小笛 cp23@P79 80 / Powered by LOFTER